逃跑的小车厢

拉着长长车厢的火车头,漫步在铁道上。

蒸汽机轰鸣着,喷出团团黑烟。然而小守车凯蒂可不愿意当车屁股,她无法忍受那没完没了的黑色烟雾。

“不光是烟啊,”凯蒂发着牢骚,“又是碰,又是颠,这辆老货车,真让人受不了!”

货车一程又一程,他的脸上总是挂着大大的笑容。强壮的他可真骄傲,一百节的车厢,照样拉着跑!他只管“咔嚓嚓”地向前进,对其他任何事情都不在意也不关心,更不肯注意到身后浓烟里凯蒂失望的心情。

“真希望能离开这里。”可怜的凯蒂叹息道。随便做点儿别的什么,只要不当守车就行。

“我只靠盼望着:不过要是心愿够坚定,这样的梦想一样能成真。”

凯蒂常常想,或许有一天能变成一棵可爱的榆树,简单又安静;要不然变个谷仓,可以站在山顶上。那里最吵的声音,也不过是风车嘎吱响。

“那样可能会无聊,”她心想,“也没啥前途,但至少空气很新鲜,比这儿要舒服。”

每当经过美丽的小村庄时,凯蒂都想停住脚步,住下来。同哪些小房子站成一排,停在林荫里,再也不用到处跑。“能在一个地方放松下来,那样的生活多好啊!”凯蒂一边想,一边在铁轨上匆匆奔向远方。

她曾看见的,当她穿行过西部。圆木搭成的小屋,爬藤映婆娑,

歇在松林里,坐在小山坡。“多美好啊!”凯蒂匆忙经过它身边,“住在山林间,安静平和似神仙。”可她看向正前方,只有深深石峡谷,那样地漫长。

巨大的石块,向着铁轨歪斜斜,头重脚轻高高立,层层又叠叠。火车“轰隆隆”,震动着大地,从下面经过,“什么在支撑着它们呢?”凯蒂疑惑又哆嗦。

要是石头松动了,滚离了原位,砸碎我们的小凯蒂,那倒也干脆。可要没砸碎呢?那就更可怕,

盘旋的山路,她还得继续爬。高高的山脉,可怕的小路,铁轨外一尺,就是大深谷。景色真壮观,可凯蒂不敢看,才看了一眼,就摇晃又打颤。要是脱了轨,就得掉下去,摔在下面石头上,粉身又碎骨。可怜的小凯蒂,这回更害怕,满是黑烟的隧道,像是夜晚黑鸦鸦。

她蹑手蹑脚地走过,一心怪念头,总怕背后的黑暗,把她突然给抓走,吃守车的大妖怪,那里到处藏,凯蒂跑不出隧道,就要在他们口中丧。她的旅程总一样,停在城市附近的地方,空气浑浊的货场,烟雾浓又脏。乱七八糟的列车,“隆隆”地吵闹,纵横交错的铁轨,特别混乱又喧嚣。

火车进了站,车厢被解散,移到支线上,守车也得这边站。凯蒂可以歇一会儿,看看“好风光”:一节节车厢,机器和煤满当当,还有平板车,背上圆木沉甸甸,小猪伸头胡乱挤,拱来拱去叫声尖。他们总是把凯蒂,往这里一留,只顾检修火车头。

他拖着长长的列车,走过了万里征途。他回到车库,人们蜂拥走上来,仔细照顾他,上上和下下,里里和外外。换掉旧活塞,补齐丢掉的螺栓,嘶嘶漏气的锅炉,也被修个密又严。灰尘到处是,把它扫干净,检查蒸汽阀,还得快快修水泵。

漫长无聊的夜晚呀,凯蒂坐得定,透过那烟雾,望着红色信号灯。空中有座小房子,好像是鬼魂,其实是扳道员的小窝棚,柱子顶上在栖身。“我想成为你。”窝棚伤心说,“要能经常换地方,我会好快乐。我总想做节小守车,你们所过的,是我知道最好的生活。”

雷鸣一声响,长长的货车开动啦。她不由自主蹿又蹦,已被挂在车尾上,马上要开工。火车离开了货场,凯蒂回头望,最后看看小窝棚,他还是很沮丧。

“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抱怨啦。”凯蒂保证道,

“要做个快乐的守车,待在车尾梢。

“忍受颠簸和噪音,还有所有事。

“那些滚滚的浓烟,——我会尽量试试。”

带着这个新念头,她爱上了这旅程:

走啊走,乡村真宽广,道路漫漫长。

火车爬上了,陡峭的山脊,可怜的凯蒂,还是吓得眼发直。她又开始哆嗦嗦,

想着必须走,可怕的弯坡。轮子不牢靠,她会滑出去,突然迎到了,旅程的结局。赶路真费劲,这个下午也真热,大个子火车头,“噗噗”在发火。他嘟囔:“这种天气‘吭吭吭’,还得走这路,连个阴凉儿都没有,这山真够秃。”热气腾腾地,他翻过最后一道冈,狠狠吐口气,却掀动了后边的车厢。这个力量可太大了,凯蒂猛然被一冲,生锈的旧螺栓,“咔擦”一声折断了。

她离开了火车!自由了——终于得到了自由!凯蒂顺铁轨,往下滑着走。冲啊冲啊冲,越来越快冲下坡,直冲向一个弯道,和那必然的灾祸。

高高越树梢,这是她一生,绝无仅有的飞行。可怜的凯蒂,差点儿马上就玩儿完,多亏那边有,两棵高耸的云杉。

小守车正好,紧紧卡中间,两边是常青树,高大的树干。她简直不敢信,自己这样好运气,卡在这地方,多么了不起!这不是真的,自己一定在做梦,她正待在树林间,身边是美丽的风景。“太完美了。”凯蒂叹息道,“但我没有真自由,我知道他们,早晚会把我回收。”拉来起重机,还有探照灯。

“她从这儿飞走了?那样不可能!”喊声传过来。灯像明亮的大眼睛,探索附近的阴霾。它闪过树林,照下陡峭的石壁,上上下下地搜寻,照得可还是太低。

也许它很快就能,照见凯蒂在何处,可是人们只看到,一只受惊的驼鹿。

“咱们收工吧!”领头人吼道,

“我不在乎了,管她跑到天涯海角!”

凯蒂留在了树顶,没人知道她去处,除了身边的鸟儿,还有那些小松鼠。她终于自由了,就跟风儿一个样,凯蒂多么喜欢啊,待在高高的树上。

没错,她当然喜欢,确确实实喜欢!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30000个西瓜逃跑了

作者安芸备后用生活中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西瓜,创造了一个让人脑洞大开的故事,结合色彩鲜艳、涂鸦感十足、自由不羁的画面,不读到最后,你完全想象不到西瓜们到底发生了 ... 30000个西瓜逃跑了

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

今天的故事是一位小朋友点播的《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白雪公主的故事讲述的是长得十分漂亮的白雪公主,母亲去世,父亲又娶了一位皇后,这个皇后 ... 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

灰姑娘

从前,有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她有一位恶毒的继母与两位心地不好的姐姐。她便经常受到继母与两位姐姐的欺负,被逼着去做粗重的工作,经常弄得全身满是灰尘,因此被戏 ... 灰姑娘

小火车头当老师

有个小火车头,整天在铁轨上跑呀跑,有时候往东跑,有时候往西跑,有时候往南跑,有时候往北跑。有一天,他忽然不高兴了,整天跑呀跑的,多无聊,得找点事来做。 小火 ... 小火车头当老师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逃跑的小车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