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医生】不要以为被通告召回就安全了,这类药依然要小心躲开

据华商网报道,12月2号,华阴市一名10岁男孩,在当地医院被诊断为发烧及上呼吸道感染后,在输液治疗的过程中突然出现休克,最后抢救无效身亡。据家属反馈,当时正在输注的是喜炎平注射液。


家属在微博上发送的药品照片
在最终的鉴定结果出来之前,我们不能断定是药品不良反应导致的死亡,但一个普通的上呼吸道感染,在输液过程中突发的休克,首先要考虑的肯定还是药品相关问题,尤其输注的就是一个严重不良反应频发的中药注射液。

很多人可能也知道,也就在2个多月之前,喜炎平因为连续多起药品不良反应而被中国药监局发布了通告,被勒令召回3个“问题批次”的药品。

关于喜炎平这个药,对我来说还有一件一直没有公开讲过的事。3年多前,因为连续有两个亲戚的孩子在医院里被建议打这个药,我去查了一下这个药的背景,发现一方面它没有可靠的有效证据,同时因为药品不良反应频发被药监局通告,另一方面却先后被国内的多份指南列为推荐用药,太过离奇了,所以写了一篇文章(对话框回复「喜炎平」可以查看那篇文章)。

既然是写这个药,就不可避免的药提到药名,和其它的大部分药品不同的是,喜炎平是商品名,也是通用名,而且是一家药厂独家生产的药品,所以只要提这个药名就等于影响了这家药厂的利益,断人钱财可能引发报复,会有人身风险,所以这篇文章最后以匿名的形式发表在果壳网上。

果不出所料,文章发表后不久,药厂很快以侵害商誉权名义在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并迅速被立案了。好在文章所有观点都列出了相应的参考依据,果壳网找了律师提出了回应,对方可能觉得讨不到什么便宜,最后也就不了了之,这篇文章也得以在互联网保留了下来。现在在百度搜索“喜炎平”,这篇文章也一直展示在首页,应该让很多人认清了这个药的危害。

事情过去了3年多,2个月前这个药再次因为连续在多地发生严重不良反应而被召回时,很多的跟进报道也都是引用3年前我那篇文章内容,很多朋友把这个这个通告发给我看,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但对我来说,写文章以来,面临风险最大的一次,离监狱最近的一次也就是写那篇文章。

事实上,这次的通告只是要求召回3个发生了问题的批次,同时暂停了产品销售,并没有召回所有产品,也没有说以后完全禁止生产,很多已经销售出去的药品依然在一些医院里用,所以我们又看到了一起这样的悲剧。

尤其讽刺的是,这个被原卫生部发布的3份临床指南推荐使用的药物,因为不良反应频发在2012年被被药监局第一次通告,2年后依然再一次被国家卫计委发布的《人感染H7N9禽流感诊疗方案(2014年版)》推荐,并在今年1月的《人感染H7N9禽流感诊疗方案(2017年版) 》再次推荐,前后被国家级的指南推荐了5次。

而药监局核准的喜炎平说明书里,适应症为“清热解毒,止咳止痢”,至于什么是“热”和“毒”,没有标准,所以谁都可能被认为有“热”和“毒”,谁都可能被开这个药,感冒发烧会被用,腹泻、手足口病会被用,孩子做个疝气手术也会被用。


2年前一个家长的反馈
车祸病人也可能被用。


一个微博用户今天的留言
哪怕病人最后因为喜炎平引发过敏性休克死亡,医生也完全可以说是严格按照药品说明书的“清热解毒”的适应症使用的,这是国家药监局核准的,也是国家卫计委指南推荐的。

所以在中国,医生可以合理合法给任何一个病人开这种危险的药物,所以不要以为药监局发布了召回通告,喜炎平就远离了我们。哪怕有一天喜炎平真的被彻底禁用了,像喜炎平一样的中药注射液还有很多:痰热清、热毒宁、炎琥宁、双黄连….上次的召回通告发布后,就有医生说:喜炎平停用了,现在科里提倡用炎琥宁.....

我们改变不了政策环境,也改变不了所有医生的想法,所能做的就是记住这些药名,让自己和家人远离一切中药注射液。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儿科医生】要不要让老人帮忙带孩子?

作为一个大部分读者是孩子妈妈的公众号,后台看过太多对老人吐槽的留言,婆媳矛盾似乎也是妈妈群里永恒的主题之一,这些矛盾很多是来自对孩子养育问题上的分歧。那要不要 ... 【儿科医生】要不要让老人帮忙带孩子?

【儿科医生】你以为世上只有一个杨永信?

关于孩子吃饭问题,关于积食问题,我写过几篇文章,觉得该说的都说过了,我也不想碰中医药这样的口水话题。但前几天接到一个同在深圳的本家弟弟的电话,说孩子不吃东西 ... 【儿科医生】你以为世上只有一个杨永信?

【儿科医生】不要因一时疏忽后悔一生

小时候我喜欢爬树,经常爬到树尖上掏鸟窝,大人们在树下焦急地喊,催促下来,但那时候自己似乎根本意识不到坠落的危险。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知道从高处摔下来可能被摔死 ... 【儿科医生】不要因一时疏忽后悔一生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儿科医生】不要以为被通告召回就安全了,这类药依然要小心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