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医生】乌龙后记

写上一篇文章的时候,在发现那个指南的乌龙之后,有点不敢相信,虽然我自己反复看了几遍确认就是一个乌龙,但顾及到那是一个又众多业内专家共同制定的专业指南,所以仍然有点担心是不是自己看走眼了,所以文章写完之后发给几个同行确认之后才发布。

文章发布后,我原本预计会引起很大反响,临床指南编撰引用文献的内容,真是耸人听闻,但实际反响却远低于我的预期。是的,这里毕竟是中国,什么事大家都司空见怪了。直到丁香园微信转发之后,有些儿科同行给我传来他们同事的反馈,久不联系的同学突然联系我,我知道它还是在医疗界引起了一些波澜。

同行们的反馈大多认同我的看法,国内利巴韦林的滥用真是太严重了,不仅仅是感冒,手足口病、轮状病毒腹泻也很多在用,而且很多都是直接静脉点滴,不仅仅在基层医院,连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的儿童专科医院也在用,当然我们医院也一样在用。但也有为那些专家鸣不平的,认为不能因为一个小错误就否认他们的所有,毕竟名单上这些专家对儿童呼吸做出了非常多的贡献。

说实在的,利巴韦林的滥用也不是因为这篇指南才开始,大概是因为利巴韦林另一个名字叫“病毒唑”,药品说明书又将呼吸道感染列为它的适应症,所以医生在选药的时候查到说明书,也发现不了什么问题。要自己一个去核实药监局批准的适应症,这对大多数医生来说的确很难。所以在利巴韦林治感冒这个问题上,医生、制定感冒指南的专家们、药监部门都有责任,但主要责任还是我们的药监部门。

至于这个指南,它起的作用可能没有那么大,因为很多医生根本就是凭感觉用药,根本也不看什么指南。这个指南发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一年多了,这么奇特的说法居然没有一位儿内科医生发现本身也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但煽风点火的作用肯定有,如果你质疑医生给感冒的孩子开利巴韦林,他就可以理直气壮把指南翻出来给你看:呼吸专业的权威专家们都认为可能有用。

至于国内的指南怎么形成,作为业内人士我大概也了解一点。医学会是很热衷于组织各类学术会议的,原始动力当然不全是为了推动医学的发展,而是因为每一个会议都是有利可图。据审计署统计,中华医学会仅在去年,就召开了160个学术会议,平均2天一个会,也收了医药企业8.2亿元广告费。正是因为有这么大的甜头,学术会议也成为了香饽饽,连医师协会也“热心”参与进来,各类会议连绵不绝。而参与这些会议的专家,自然有些是真正的学术权威,但多年不查房不做手术也不看门诊的大有人在,这部分人有的就是医院的行政领导,有的就是就是每天飞来飞去到处赶会场的“空中专家”。

在官本位的医疗行业里,有行政职位就很容易获得学术头衔,也容易获得各种大小会议的参会资格,从而参与各种指南、标准的制定,所以结果往往是那些不看病的领导去参与这些指南的制定,而真正身处临床一线的医生连参与讨论的资格都不会有。

而事实也是,这样的指南制定也并不需要多少学术水平,因为指南的影响力很大,也会牵涉到很多利益,比如药厂,其实可能在讨论会之前,指南内容都已经写好了,这些参会者也只是被请过去背背书签个字,很少会有大家想象中的什么热烈讨论。除非你已经已经有了一言九鼎的学术地位,你正儿八经去较真,提出修改意见,是不受欢迎的,会议主办方赞助方可能会不开心,下次他们就可能不请你参加了,在官场上如鱼得水的人又怎会不谙这些潜规则。所以这个体系就是一个劣币逐良币的体系。

回到医生的层面,如果自己也是一个儿内科医生,如果上级医生,其它同事都在用这样用药,再加上一点利益的诱惑,即便自己开始有点疑虑,但查看药品说明书和指南都支持,合理合法,也会慢慢打消疑虑,久而久之就会把错误当作正确,最后造成现在广泛滥用的局面。

利巴韦林的滥用只是这个这个医疗体系问题的一个缩影,被滥用的也绝不仅仅上这一个药物,正如我之前《一张处方》里所分析的,真正认真去考究,我估计不合理用药的数量不会少于合理用药,这就是我们医疗现状。这并不是医生们变坏了,而是由我们的医疗体系水平决定的,而我们的医疗体系又是由社会政治体系决定的。你要相信医生这个群体的总体文化水平不会低于社会平均水平,他们进入医学院校之前也是跟你一样的普通人,没有理由他们的道德水平会低于社会平均水平,所以换了你来做医生也未必会比他们做得更好,不改变我们的政治社会体系,就很难改变医疗体系,也就很难改变医疗现状。

我写那篇文章,短期内也许可能改变一点点东西,这次被晒出来的几十个专家再为这样的指南背书的时候,为了防止再被晒,下次可能会上点心,那些再给感冒孩子开这个药的医生,可能也会多斟酌一下,至少他们也要担心一下你们这些被科普过的家长们的质疑了,但指出利巴韦林滥用的文章已经有很多,指望靠科普文章来改善医疗体系是不太现实的,顶多是给家长们提个醒。

而你们今天能看到这些文字,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勇敢和高尚,我会写出来因为我是不看感冒也不开利巴韦林的儿外科医生,也不太需要担心儿内科权威们给我穿小鞋。我自己作为医疗行业的一员,作为儿科医生的一员,我当然希望自己的行业、自己的职业是受人尊敬的,但现实是我的行业我的职业在社会上是饱受诟病,自己做医生的时候担心病人的攻击,自己做家长的时候也会担心孩子得到的医疗质量,而要改变这些不能全靠粉饰太平,直面现实,才有可能改变现状。

当然更现实一点的原因,是因为无意中让我看到了医学界儿科频道微信里那篇利巴韦林的软文,才进一步挖掘出了这个乌龙,给这个千疮百孔的行业做一下啄木鸟,何乐而不为,当然你们的支持也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之一。

顺便预告一下,因为感冒是一个很常见的问题,也有很多陷阱,下一篇文章就正儿八经写写感冒吧,不过因为要完成微博上的付费阅读任务,暂时不会在微信推送了。(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权威的育儿科普,深度的医学人文
仅推送原创文章,欢迎关注drpeihg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儿科医生】中国医生的出路在哪里?

上一篇关于“用药宝典”的文章,其实犹豫过要不要写,不想写主要是觉得这些错误太明显,而且大部分都是我这些年反复唠叨过的,但后来看到微博上很多人还真把我的吐槽时 ... 【儿科医生】中国医生的出路在哪里?

【儿科医生】小希望的希望在哪里

近日,因为一场未进行的诉讼,沉寂了几年的“小希望事件”又进入了舆论场。这个事件喧嚣一时的时候,我对网络并没太多兴趣,也没怎么关注,去年因为写一篇关于弃婴的文章, ... 【儿科医生】小希望的希望在哪里

【儿科医生】中国人为什么得不到先进的医疗

前几天环球时报发了一条微博,http://weibo.com/1974576991/BbJnGeowR 说湖南省邵阳市中心医院发生一起病人坠楼死亡事件。家属称,死者患腹痛难忍来医院治疗,医生说是肠梗 ... 【儿科医生】中国人为什么得不到先进的医疗

【儿科医生】当梦想遇到现实

很多人说,为什么网上做科普的医生都这么好,告诉大家感冒药、咳嗽药不能乱给孩子吃,不能吃中药。而现实里那么多医生却乱开检查乱开药?网上觉得医生是王子,到医院发现都 ... 【儿科医生】当梦想遇到现实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儿科医生】乌龙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