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医生】感恩中医

最近屠呦呦因为发现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有人跑到我微博下评论说:“中医拿了诺贝尔奖,怎么看?一直看你否认中医,醉了。”看来平时已有人被我那些有关中医的言论气得不行,觉得这次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可惜的是诺奖委员会成员在颁奖后的发布会上已经说过,这次的诺奖不是颁给了传统医学,而是颁给了受传统医学启发而创造出新药的研究者,所以有人据此认为中医得到了世界的认可只不过是一厢情愿,我也不认为中医会有得世界广泛认可的那一天。

中医在我国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并不是它有多神奇,而是历史和政治原因造就了这个现状,随着科技的发展和信息的开放,认清它愚昧和落后本质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它的空间也会越来越小。事实上,作为很多人眼里的“中医黑”,我跟大多数人一样,也曾相信过中医,今天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中医的认知过程。

和每一个中国人一样,我也是在中医文化下长大的,家人、周围的人多多少少都“懂”一点中医,这个东西“凉”,那个东西“发”,这个吃了“上火”,那个吃了“补血”......小时候生病,家人第一件事就是给我脖子刮出几道痧来,我还记得的小时候喝中药的一些情形,因为太苦实在喝不下,加白糖进去搅拌,喝到最后才觉得越来越甜,最后忍不住去舔碗底还没融化的糖粒。

那时啥也不懂,生病了大人让刮痧就刮,让吃药就吃,不管是白色的西药片,还是黑黑的中药汤,也没有中医西医的概念。印象中好像小学课本里知道了李时珍和《本草纲目》,知道这是一个伟大的人和一本伟大的书,但仅限于此,直到高中,我所知道的是西医中医都是医生,都是能治病救人的,没去想过也不知道中医和西医有什么区别。

后来稀里糊涂去学了医,学了解剖、胚胎、生理、病理这些基础医学课程,大概知道怎样用科学去解释人体的结构、生理和病理现象,再后来上内、外科等临床课程,学习了解了这些具体疾病的发病原因和诊断治疗方法。

同时,我们学西医的也要学《中医学》这门课程,第一次上中医课觉得很困惑,以前的课程都说人体是细胞组成的,现在说有气血津液,以前说人体分消化、循环、神经、运动等九大系统,现在又说五脏六腑经络,而且这些东西看不见摸不着,解剖发现不了,显微镜下也看不到,也不能用之前学的生理病理知识去解释。

我们的教学模式是老师讲,学生听,教材上怎么写,我们怎么去记,考试时按老师教的作答就不会错。上中医课时突然面对这么多和以往课程完全不同甚至相反的概念和理论,虽有疑问但也没去细想。中医老师似乎也明白跟我们学西医的讲这些我们也理解不了,也不多讲,照本宣科把课时上完了,不管理不理解,认不认同,我们考试及格了,走完过场就可以。

同时我也注意到,在我们内外妇儿这些临床课程的教材里,都有不少中医内容,讲一个病开篇概述里会提一下祖国传统治疗的悠久历史,在疾病的治疗部分也有不少中医治疗的介绍,不过这些内容好像都无关紧要,老师讲课几句话带过,考试也基本不会考。

我从小接收的是灌输式教育,对很多问题缺乏深入思考,一直到从医学院毕业做了医生,我也一直是把中医药当成医学的一部分,并没有仔细去想过中医药是不是真的有用这个问题,如果那时候有人问我中医药有没有用,我肯定会回答:有用。如果没用怎么会给我们开中医课,如果没用内外科的教材里怎么会介绍中医药治疗,如果没用怎么会有中医学院和中医院。

读书学的是儿科,工作后做了小儿外科医生,工作头几年自己也是什么都不懂,不过外科主要是靠手术解决问题,和中医药也没什么交集,印象中只有阑尾脓肿保守治疗,上级医生会指示请中医科会诊,让开点中药,自己就按指示去做,也没仔细想过这些药是否有用。

真正开始思考中医药有没有用这个问题,还是在网上读了那些反思和批判中医的文章,尤其是方舟子对中医的批判,因为以前上中医课时就觉得这些理论玄乎其玄难以理解,现在看到这些系统的分析,想想其中的事实和逻辑,几乎没有挣扎就选择了不再相信中医。

同一个事实用两套理论去解释,中医和现代医学的解释最大不同是前者只处于想象之中,气血津液都是看不见摸不着,仪器也测不出,寒热虚实全凭医生一张嘴,而现代医学里的骨骼肌肉神经血管都是切切实实的东西,细胞细菌病毒都可以用仪器看到。

正是因为现代医学里描述的这些微生物是真实的,所以我们外科手术需要无菌消毒,否则就真可能导致感染,感染什么病原体也可以通过化验或者培养来确定,然后作出相应治疗。解剖里说的那些血管神经也是真实存在的,做手术时可以看得到,所以你该保护的时候要保护,否则可能导致相应的并发症。

而病人的经络穴位我不知道在哪里,也从不用考虑,没遇到也没听说过手术把经络穴位损伤然后出了问题。中医理论的根据是阴阳五行藏象,发展了这么多年,也没人能发明一个仪器把病人的风寒湿毒测出来,中药的四气五味也没法检验,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

就拿青蒿素治疗疟疾来说,在它被发现之前,中医典籍里认为疟疾是外受疟邪、瘴毒所致,需要发散表邪来治疗,也流传着成百上千的药方,开这些药方的中医生都认为自己的药方有效,我们的政府虽然推崇中医但并不相信这些药方真的有效,否则越南向中国求助的时候就会直接把这些药方送过去,而不是另外成立“523项目”去找抗疟新药。

当时现代医学已明确疟疾是由疟原虫感染所致,项目组把收集到的几百个中药方,无论你是声称清热解毒还是发散表邪,验证一下能不能抑制疟原虫,就让这些药方显出原形,经过检验,无论是针灸还是这些声称用了上千年的药方竟然没一个真的有效,所以才需要去寻找青蒿素这样的药。

正是因为承认疟疾是疟原虫感染而不是外受疟邪、瘴毒所致,评判药物抗疟效果是看它能不能抑制杀灭疟原虫而不是看它能否发散表邪,是用现代的药物提取方法而不是熬煮炮制,523项目组最终发现了青蒿素,并明确它的分子结构。

过程虽然受到过中医典籍的启发,但青蒿素的发现过程就是废弃中医理论,检验分析植物里可能的有效成分,也就是“废医验药”,与其说是对中医的肯定,不如说是对中医理论的彻底否定。

那青蒿素的发现能说明有些中药是有用的吗?几千年反复使用的大量动植物药里,并不全是依据中医理论来判定药效,有些是长期的经验性用药,确实不能除外其中有些含有治疗功效的成份,但和那些抗疟药方一样,绝大部分是没用的药,否则国内做中医药研究的这么多人,不会这几十年只发现青蒿素和三氧化二砷这两个能拿出手的。这些中药里有毒副作用的也不少,比如马兜铃酸造成的龙胆泻肝丸事件。

中医因为不能对疾病正确认识,自然也无法对药品功效作出正确判断,明确不了一种中药是否有效,有什么效,有什么毒副作用。所以即便青蒿素一直存在黄花蒿里,按中医的方法也不可能把它挖掘出来,马兜铃酸躲在关木通里造成那么多人肾衰,中医也没办法把它识别出来。

既然已经有药效和副作用都明确的现代药物,干嘛还要去用成分不明,功效和副作用都不明的中药呢?虽然现代制药有更高效率的制药途径,如果有人仍想在中药里发掘,就应该像523项目组一样,按照现代制药的方法去明确是哪种中药里哪种有效成分,通过药物临床试验明确能治什么病,有什么副作用,而不是随便拿一些花花草草熬出自己也不知道成分的药汤药丸然后就说它能清热解毒开给病人。

之所以说中医愚昧,原因就在于它那些阴阳五行的理论根基是落后的,科技发展到了今天,阴阳五行如果应用于其它学科可能会被当做笑话或者迷信,应用于医学却被当成了正统科学大规模放在医学院校里讲授,这是政治干预科学造成的现状。

接受了现代医学的教育,上了统计课,如果不是被强制灌输了这些中医理论,根本就不会去相信,正是因为我们有大量的中医学院,而且学西医的也要反复接收中医教育的洗脑灌输,所以医生里信中医的大有人在,比例甚至不比不学医的人群低。

在醒悟之前觉得中医是盖着黑纱的古董,但揭开黑纱会发现下面不过是一堆破瓦片。只有脱离了正常的教育方式,打开了眼界,开拓了思维才可能醒悟,所以我挺感激互联网,它不会为了政治正确而局限内容和思维,国内的网络虽然有诸多限制,但还是给人们提供了一种不同于课堂的学习方法和途径。

一旦认清了事实,你再跟别人解释中医,那些尚未醒悟的人就认为你是“中医黑”了,其实中医已经落后到没必要特意去黑的程度,阐述事实已经让很多人接受不了。

盲信过中医也让我也反思自己以前的思维方式,也是在反思中医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了循证医学的重要,开始用证据和逻辑去看待医学知识,才发现常识中有那么多谬误:发热要首选物理降温,退热贴能退热,枕秃就是缺钙,竖抱会影响脊柱,把便有很多危害…...

用循证的思维方式,我才发现教材上写的未必一定对,权威专家信口开河的也不少,习以为常的知识未必就是真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反思中医让我思想发生了蜕变,让我重新认识了医学和科学,相比中医爱好者,也许我更应该感恩中医。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儿科医生】中国医生的出路在哪里?

上一篇关于“用药宝典”的文章,其实犹豫过要不要写,不想写主要是觉得这些错误太明显,而且大部分都是我这些年反复唠叨过的,但后来看到微博上很多人还真把我的吐槽时 ... 【儿科医生】中国医生的出路在哪里?

【儿科医生】小希望的希望在哪里

近日,因为一场未进行的诉讼,沉寂了几年的“小希望事件”又进入了舆论场。这个事件喧嚣一时的时候,我对网络并没太多兴趣,也没怎么关注,去年因为写一篇关于弃婴的文章, ... 【儿科医生】小希望的希望在哪里

【儿科医生】中国人为什么得不到先进的医疗

前几天环球时报发了一条微博,http://weibo.com/1974576991/BbJnGeowR 说湖南省邵阳市中心医院发生一起病人坠楼死亡事件。家属称,死者患腹痛难忍来医院治疗,医生说是肠梗 ... 【儿科医生】中国人为什么得不到先进的医疗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儿科医生】感恩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