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亮的眼睛


早上,小青蛇趴在草丛中,用草叶上那清凉的露珠,洗一洗眼睛,然后仰起头,凝望着辽阔的原野,凝望着湛蓝的湖水。“又一个黎明来到了!”小青蛇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在原野的怀抱中爬动着。小青蛇悄悄地离开灌木丛,来到了湖水边。一棵高高的芦苇上,正挂着一滴水珠——它不像草叶上的露珠那般闪亮,而是一动不动地坠在叶尖,悲伤地望着幽深的湖水。

“小露珠,你有什么心事吗?”小青蛇关切地问。“我不是露珠,我是云雀妈妈的一滴眼泪——就在昨天,当云雀妈妈飞到苇丛中捉小虫的时候,一发子弹呼啸而来,穿透了云雀妈妈的胸膛。云雀妈妈坠落在这棵芦苇上,她用最后一丝力气说:‘我的巢里有一个……一个失明的孩子……以后……以后谁能去照顾她……’一颗悲伤的泪珠——那就是我——从云雀妈妈的眼睛里流了出来;云雀妈妈摔到地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泪珠儿说完,坠入了深深的湖水中。 “红豆是什么颜色的?”小青蛇问湖边的一只小云雀。“红豆是红红的。”小云雀眨了眨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睛。“绿豆是什么颜色的?”“绿豆是绿绿的。”“豌豆是什么颜色的?”“豌豆是‘豌豌’的。”于是,小青蛇知道了她就是那只失明的小云雀。小青蛇衔来一些小虫,送到小云雀那尖尖的小嘴边。 “我不吃!我不吃!我要妈妈来喂,妈妈的嘴长长的,能将小虫塞进我的嗓子眼。”小云雀直摇头。“你的妈妈出远门了!”小青蛇将一只只小虫放在小云雀的身边。看到小云雀那茫然的样子,小青蛇心头一酸,可他还是狠狠心说:“小虫就放在你的身边,你必须练习自己吃,不然你会饿死的。”小青蛇爬走了,不一会儿,他又衔来了几只小虫。他发现,小云雀身边的小虫不见了,而她的嗉囊却变得鼓鼓的。从此以后,小青蛇承担了一项繁重的工作:每天都去寻找小云雀爱吃的食物,还用那闪亮的露珠清洗小云雀的眼睛,希望她的眼睛能变得像露珠一般闪亮。湖面上,波光里,云雀妈妈的泪珠看到了这一切,欣慰地跳荡着。小云雀的羽毛长齐了,翅膀和双腿也变得有力了,她甚至跳到芦苇上,唱了一支歌儿。而小青蛇却变得又瘦又细了——他只是一条一岁的小蛇,本该自由自在地玩耍、觅食,可是现在,他不得不像一位妈妈那样忙碌——小云雀的确把小青蛇当成自己的妈妈了。她不愿意飞行,而是凝神倾听小青蛇尾巴触动草叶发出的刷刷声,一直跟随在小青蛇身后。“小云雀,我不是你的妈妈——况且,我是个男的。你已经长大了,要学会自己捉虫吃了。”小青蛇这么说,是因为他感到自己的眼罩正在变暗——小青蛇就要蜕皮了。如果小云雀不学会捉虫,那么,在小青蛇身体不灵活的那段时间里,她就要挨饿。 在幽蓝的夜空中,在灿烂的银河边,有一颗亮闪闪的星星,他正睁大眼睛窥视着下面的原野:在那映照着美丽星空的湖泊边,在一片茂密的草丛中,有一只小青蛇正在蜕皮:那层薄薄的皮首先在上唇处裂开了,透明的眼罩随之蜕去——小青蛇的头变得洁净而娇嫩,他意识到自己又要长大一些了。他将已经裂开的皮钩在一棵刺槐上,然后艰难地从那层包裹全身的皮中向外蜕……星星真希望,在小青蛇不远处的那只云雀,能过来帮小青蛇一把,可是云雀好像什么也没看见——她的确什么也看不见,她卧在巢里,凉爽的晚风轻拂着她的羽毛。巢旁有一大片荷叶,上面放着一堆美味的小虫,足够云雀吃好几天的。
星星顺手拿起身边的一朵白云,把自己擦得更加闪亮,他要让自己的光芒照到小青蛇身边,让他顺利地蜕皮。“唉!”星星听到手中的那朵白云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小白云,你是从哪儿来的?有什么伤心事?”星星问。“我是原野上那只小青蛇的泪珠变成的——小青蛇每天都要照料一只失明的小云雀,到了晚上,当小云雀睡着的时候,小青蛇就躲在草丛里默默地哭泣:他多么希望小云雀能有一双像你们这些星星一样美丽明亮的眼睛啊!”“可爱的小白云,当你挂在小青蛇的眼角时,你是世间最美的珍珠;当你随风飞到天上时,你就是我最美的衣裳……”星星紧紧地拥抱着小白云,他的眼泪落了下来,正好落到了小云雀的脸上,掉进了她的眼睛里,小云雀突然发现自己能看见了,“叽喳!叽喳!”小云雀欢叫起来——她拥有了一双最亮的眼睛!小云雀看见了那些镶在幽蓝夜空中的亮晶晶的星星,看见了星光照耀下的美丽的原野,还有她的“妈妈”——那条蜕皮之后、虚弱地躺在草地上的小青蛇……小云雀吻了吻小青蛇那光洁的脸颊,飞向了高高的云端。小青蛇听见,小云雀唱出的歌儿,从没有像此刻这么嘹亮,这么悦耳……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老汉疼驴

从前有一个老汉,家里挺有钱的,可是他特别的小气,有了钱也不舍得用,别人用他也心疼,他年纪越来越大了,走路也越来越累了,他的儿子心疼他,于是就买了一头驴子让他骑 ... 老汉疼驴

菲菲真会装

菲菲是一头非常漂亮的小母牛,整天活蹦乱跳,所有的人都非常喜欢她,但是她这几天总是没有精神,甚至白天也在睡觉,爸爸非常担心,带着她看医生,但是在医生那里,做了非 ... 菲菲真会装

积木鸡

一只花母鸡吃掉了老博士放在桌子上的数学大辞典,然后她竟然学会了一些数学名词。因为她吞下去的不是白菜叶,可是数学大辞典呀,肚子里当然装满了学问...... ... 积木鸡

钉子汤

一个流浪汉借住在一个吝啬的老太婆家里,他对老太婆说:“我身上有一枚祖传的神奇钉子,您只要给我柴火大锅和水,我就在院子里给您做一道世界上最美味的钉子汤!”老太太 ... 钉子汤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最亮的眼睛